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竞猜中国泡沫何时破裂胜算如何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9:06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竞猜中国泡沫何时破裂胜算如何?

以房地产为支柱的泡沫经济,究竟会不会破裂何时破裂?这是海外舆论和国际资本正在竞猜的一场游戏,至于最终胜算如何?只有天知道。

蔡慎坤,学者、投资专家

《环球邮报》5月3日发出报导,北京杰资本研究(J Capital)共同创始人安妮·史蒂文森·杨说,“将有一个金融危机。我感到金融危机就在近期。” “将有一个衰退,然后有一个长期的非常非常缓慢的增长。这是我对崩溃的定义。”

根据史蒂文森·杨的估计,60-70%的新借贷现在用于偿还旧债。在2006年,1.20美元的新借贷可以激起1美元的经济增长。今天需要3美元。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将需要高于20%的信贷扩张才能支撑中国的7.5%的增长目标。

中国过去三十年建立财富,现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赤贫人口那里压榨上亿金钱来修建城市,工厂和高速铁路网络。

但是中国的新面孔是建立在巨大的代价之上。债务在整个经济领域爆炸。根据伦敦私人投资银行“伙伴资本”,这个国家的金融系统已经积累了23.3万亿美元的资产,也就是借给公司和个人的贷款,相当于GDP的260%。在过去仅仅五年时间里,贷款增加了15万亿美元。

信贷的交织网络已经以 “拜占庭式”的复杂程度在演化。这个网络的很大一块是激烈竞争、但监管松弛的影子借贷领域,将资金抛入质量参差不齐的各类投资中。大部份信贷扩张是由于影子银行的爆炸。影子银行由信托公司,租赁公司,保险公司和其他类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组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影子银行出现井喷式增长。当时这个国家的增长速度从双位数暴跌到仅仅6%,几十万工人失业。作为回应,北京启动一个庞大的刺激方案,信贷需求爆炸,达到泡沫的状态。

传统银行是政府的政策工具,被全权委托支持政府的投资方案,比如基础建设。影子银行则填补了私人经济领域当中新借贷需求的很大一块。中国影子银行系统的增长非常显著。在2000年,80%的所有信贷是由传统银行提供。影子银行只占20%。截至去年,传统银行和影子银行的比例大约是50/50.

瑞银经济顾问Magnus说,“债务积累的速度把许多经济学家吓坏了。” “中国的信贷制造现在已经过量。新领导人知道这个问题,知道中国的发展模式必须改变,否则可能遭遇一个非常麻烦的金融危机。”

由于债务看起来上升得比名义GDP更快,在私人公司,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当中,坏账将不可避免的上升。违约比例虽然整体上仍然比较小,但是在增加。丹麦盛宝银行首席经济学家Steen Jakobsen认为,政府将通过允许一些违约和破产发生,压缩信贷泡沫,并试图改革国有企业和地方财政体系。

美国学者Victor Shih说。他几年前是首批对中国经济提出警告的人士。“北京的人们,包括最高领导人,也许希望放缓杠杆的过程。但是此刻,这样做极度困难。泡沫如此之大,以至于当你试图压缩,它就可能破裂。中央政府在希望去杠杆化一点点和避免一场金融危机之间小心翼翼走钢丝。”

然而,债务在今天的中国只是众多定时炸弹当中的一颗而已。政府也必须应对支出放缓的后果,这个国家的社会稳定基本上是由一件事来定义:无止境的积累财富。报导说,中国多年来成为全球增长的引擎。建设热潮带旺了成千上万的矿山,消费者将数十亿元财富输送到全世界汽车制造商的口袋里。。。。。。中国持有比任何其他国家更多的美国债券。使用全世界46%的钢铁,全世界47%的铜。。。。。。等等。如果中国“感冒”,世界其他地方不仅仅是打喷嚏,或将被火速送进急救室。

担忧是有理由的。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实际上远远不值它假装那么大价值的经济体”,史蒂文森。杨认为。

《华尔街日报》5月5日报导说,三名野村证券分析师在周一发布的报告中认为, “对于我们,它不再是一个‘是否’的问题,而是房地产市场调整将会‘多么严重’的问题,”他们认为,对于阻止崩溃的发生,政府没有多少可以做的。  野村的论断很大部份是基于它的观察,在2014年第一季度,中国26个省份当中的四个出现房地产投资减少,其中黑龙江和吉林,滑落幅度大于25%。对于野村,这是一个警示信号,即类似的问题将在中国其他省份出现。  减少投资将导致房屋建设和销售下跌。由于房地产市场在中国经济中扮演的巨大角色,房地产领域增长下滑意味着GDP增长下降。野村保守的估计房地产和相关行业比如钢铁和水泥,占据中国GDP的16%。其他经济学家则认为这个数字至少是25%。  中国地产大佬胡葆森在“2014绿公司年会”上坦言:整个货币M2总量,从2002年的不足20万亿,到2012年年底,那一届政府换届的时候,到了96万亿,去年经过一年13%增长,现在突破100万亿。这些钱都去哪儿了,如果把钱当成水的话,土地、房产一定是最大的蓄水池。这就意味着,投向中国房地产的资金不会少于50万亿!中国GDP增长也完全是依赖房地产在增长。  野村认为,政府在政策选择上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境。如果继续微刺激,今年GDP增长将下跌到6%以下。不过,开发商不会增添太多长期楼市和债务问题。或者,如果收紧货币和财政政策比如削减银行储备金率0.5%,GDP可以达到7.4%的增长。  但是野村证券认为,采取这个方式只会恶化中国的房屋过剩并将增长下滑延缓一年。在2015年,野村估计,GDP将放缓到6.8%。野村说,虽然对问题爆发延缓一年可能给领导人更多时间实施改革,但是中国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在2015年末出现GDP更快速的下滑,并且开始一个硬着陆。硬着陆的定义是连续四个季度GDP增长低于5%。  过去十多年,中国各级政府尝到了土地财政的好处,土地国有实际上就是政府所有,加之政府控制的银行,中国经济走向了以房地产为主导,投资驱动的虚拟经济模式。各级政府也是千篇一律通过房地产公司→卖地→银行贷款→社会付首期再按揭付款→炒高房价→土地升值,再卖地→银行再贷更多的款……这种发展模式,使房价炒到了天花板上,社会财富更被洗劫一空,实体经济因房租上涨、原材料成本上涨而大受打击,投资实业的企业家纷纷把资源用在房地产上。  这种发展模式,支撑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也使中国的GDP接近或超过世界第一,这种泡沫经济带来的结果显然是灾难性的。各级政府越来越依赖土地财政,开支越来越大,债务越来越多,显性债务公开的近18万亿元,而隐性有多少就不得而知,很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中国房地产虽然制造了一大批富豪,但富豪们用脚跑路早是众所皆知,能跑的都跑了,没有跑的也在准备跑,中国社会财富事实上己经被房地产完全掏空。据《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4)》显示,中国正在经历第三次大规模的“海外移民潮”。其中,个人资产超过1亿元的超高净值企业主中,有27%已移民,47%正在考虑移民;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高净值人群中,近60%已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房地产的畸形繁荣,造成极为严重的贫富悬殊,彭博社4月29日报导说,根据密西根大学研究者的研究,从1980年到2010年30年之间,中国基尼系数几乎翻番,现在指向“严重”不平等。这个发现符合许多中国人的观察。中国贫富悬殊越来越大,导致社会两极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因而社会矛盾与风险日益突出,群体性事件在各地频频爆发,“新三座大山”令收入低下的社会底层民众感到极大的生存压力,积聚的民怨越来越威胁着社会稳定。  密西根大学利用2010年至2012年间、5所中国大学的6项调查资料来计算基尼系数,然后与此前的预测结果进行比较。研究结果指出,2010年大陆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约为0.55,此一数据不仅与1980年的0.30扩大将近1倍,更在同年超越美国的0.45,贫富悬殊之大,居世界首位。  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现在成为世界上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不是之一),这个结果难免让人沮丧。贫富悬殊一直刺痛着公众的敏感神经,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2010年所做的调研报告显示:中国收入最高的10%家庭与收入最低的10%家庭的人均收入相差65倍。  然而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中国的发展依然保持乐观,4月30日发布的国际比较计划(ICP)数据显示,美国正处于全球最大经济体地位的边缘,今年其经济规模--GDP总量很可能落在中国之后。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用购买力计算,中国2011年GDP总量就达到了13.5万亿美元。  世界银行的数据遭到西方主流媒体的质疑,5月4日《纽约时报》分析称:以汇率为标准,中国的经济规模还不到美国的一半。IMF的数据显示,美国2012年的GDP——按名义价值计算,也就是说不考虑通货膨胀——为16.2万亿美元,几乎是中国8.2万亿美元的两倍。尽管中国的增长速度更快,但中国仍然不会下一个十年后半期之前赶超美国,除非美元对人民币大幅贬值。  以房地产为支柱的泡沫经济,究竟会不会破裂何时破裂?这是海外舆论和国际资本正在竞猜的一场游戏,至于最终胜算如何?只有天知道。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