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为何难过前妻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01:04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可以经营好一个企业,却不一定可以经营好一个家庭。在每天5000对夫妻分道扬镳的今日中国,企业家们的爱怨情仇固然是谈资,但是家庭事一旦成为公司事,引爆的深层次问题却直指企业管理短板。在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的眼中,创业成功的夫妻店,稍有差池就会“变成史上最差的公司治理结构”。

土豆网悬案

情感危机演变成上市危言

“上市前夕,以公司形象为重……土豆是王先生的孩子,股权的多数颇为重要,亦是我曾考量。言尽于此,自珍,祝福”。身处土豆网上市纷争漩涡中的女主角杨蕾,在新浪微博中表达了心迹。有媒体披露,土豆CEO王微700万美元与前妻和解,王微将重新掌控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多数股权的控制权,其前妻杨蕾将不再主张分割婚姻存续期间资产,前提是王微付出总计700万美元的现金补偿。

解决股权纠葛的土豆重回上市轨道,但这已在“悬空”半年多之后。

去年11月10日,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就杨蕾提出的离婚财产分割诉讼采取行动,冻结了王微名下三家公司的股权,其中包括其所持有的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的95%股份。而此前一天,土豆网刚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上市申请,全土豆公司持有土豆网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土豆控股旗下至关重要的内资公司。

半年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竞争对手优酷网于去年12月8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视频网站上市第一股。申请上市在前的土豆网失去的不仅仅是称号,更是错失了这一轮的集资机遇。从易观发布的视频市场收入份额来看,2010年第三季度,未上市的优酷市场份额为22.5%,土豆为18.5%;2011年第一季度,优酷份额为21.5%,土豆下降至16.2%。易观分析师唐亦之认为,在极为烧钱的视频行业,优酷靠及时上市获得了宝贵的现金流,同时成功上市给其带来了大量附加的品牌效应,这使得它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维持住第一名的市场地位。截至2010年12月31日,成功上市的优酷持有现金或等价物为2.74亿美元,土豆则只有3987万美元。

土豆网的夫妻恩怨,也悄悄改变了风投行业的运作规则。有媒体报道称,据说有的风投受够了离婚的苦头,考虑要在股东协议中增加条款,限定创业人在企业上市前不得离婚。深圳的一位风投更是直言:“我们对家族式、创始人之间有血缘关系的企业信任度会高一些,对"夫妻店"会非常谨慎。中国离婚率太高,如果夫妻二人的股权特别接近,我们会更小心,一旦他们反目为仇,他们往往会采用非理性的方式处理。”

真功夫内讧

财产分割案令上市复杂化

最新一期的《家庭》杂志,刊登了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前妻潘敏峰的专访。历经半年多戏剧般的企业掌控权之争后,女主角谈的最多是家庭破裂的痛苦以及感情背叛的失落。而在诸多商业评论中,复杂的真功夫内讧已是研究中国民营企业公司治理结构短板的典型案例。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对此评论说,在开始创业的时候,夫妻档可以说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一种模式,因为凝聚力高且夫妻共同负担债务,债权人的利益更容易得到保障。但是一旦感情的纽带破裂,相对于其他关系而言,它更难通过简单的商业安排来解决矛盾。

吴晓波进一步谈到,创业成功后夫妻档模式往往会出现男女双方大股东比例持股都超过33%的状况。根据《公司法》规定,公司重大事项安排必须经过不少于三分之二的股东同意,由于夫妻双方股东持股比例相当,一旦出现重大分歧便会演变成无法调解的矛盾。从这一点来说,在创业成功后夫妻店可能因为管理漏洞及股权治理结构等问题,从而变成史上最差的公司治理结构。在很多财经人士的眼里,真功夫的最大问题并非蔡达标的婚变,而是蔡达标家族和潘敏峰家族对等的持股比例,而潘敏峰对于前夫提出的股权要求将成为两个家族争夺主导权的关键。

深圳澣诚律师事务所王海燕律师表示,夫妻档的拆伙并不一定意味着企业的衰退,关键还是在于是否将所有权和经营权划分清楚。失败的原因大都可以归结于家庭感性冲垮了企业理性,但是从制度设计层面入手,比如尽早引入职业经理人团队,夫妻档的拆伙并不是企业的末日。

王海燕表示,现在的投资人确实会担心夫妻档的潜在风险。企业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产物,感情却是最不容易把握的变数,但是理性的治理规则可以制约感性的变化风险。一个经常被引用的例子是俄罗斯的杀毒软件企业卡巴斯基。同样是夫妻档创业,丈夫性格内向,沉迷于技术开发,妻子性格外向,非常具有市场眼光,作为家庭最终分道扬镳,但是并没有影响企业的发展。

中国社科院公司治理与产业政策研究室主任鲁桐在一次研讨会上指出,真功夫创始人之间的冲突反映了家族企业治理的复杂性。家族企业的“一切好说话”忽视了对规则的制定,所谓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导致了家族企业治理较非家族企业更复杂。

在深圳大学管理学院王利教授眼里,夫妻档其实是家族企业的缩影。对于家族企业,王利持中立态度:“管理者自身的素质和管理能力才是决定性的因素。”在他看来,“家族企业可以说是最多的一种创业初期的企业状态,"家庭"是企业创业的主力军。从创业规律来看,初期是低门槛进入、低技术含量。以"家族"模式进入某一行业,夫妻齐心团结、父子相互信任,共同承担风险,能大大节约人工成本、提高工作效率。”

王利同时也指出,“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张,专业化的管理是必要的。人的管理能力和管理范围有限,每个人平均只能管好8个人左右。对于家族企业来说,有两种方式引入专业化管理,一是聘请职业经理人,一是掌舵人自己管理。但是第二种管理方式的风险很大,因为掌舵人并不一定具有足够的专业素质和文化水平,而家族企业的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

专家一席谈

“前妻门”凸显制度先天缺陷

30岁的深圳企业主张河龙干了一件“猛事”:去年让妻子单飞开了间形象设计公司,不再参与电源工厂的管理。

这是个让朋友大吃一惊的决定。张河龙和妻子结识于打工的工厂,6年前一起辞工办起了皇诺科技。这对白手起家的夫妻档,眼下已经进入收获期:企业的销售额从开始的每年五六十万上升为眼下的五六千万,工厂的规模也从过去的几十人扩张到几百人。创业的前5年,张河龙主管生产销售,而妻子负责后勤财务,两人的配合相当默契,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

选择让妻子脱离企业管理,张河龙考虑过妻子的兴趣爱好,但更多考虑的是企业的“去家族化”。用他的话说,如果企业事变成家务事,这会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谈及接二连三的“前妻门”,一篇发表于新浪科技的网文直言:“失败的夫妻店,常常犯有一个通病:混淆了卧室和办公室的区别和界线。卧室是一个讲感情的地方,不要过分纠结那些大道小理;而办公室则是一个讲道理、制度和规则的地方,不应该过分掺杂感情因素。很多创业夫妻,是在卧室赢了道理、输了感情,或者在办公室顾全了脸面、搞垮了制度。”

普通人的感情问题,不应当成为企业的制度性问题。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一再回避“夫妻档”的字眼,也表示对于家族企业“不持单纯的否定态度”。但是李大霄同样指出:“家族内部的利益矛盾形成多核心的架构,这是家族企业最忌出现的情况。股权方面也是这样的道理,单一清晰的股权主体,会使得公司的运作顺畅。在创业时如果股权不明晰,很容易在后期导致矛盾的产生。企业文化上,也会出现一定的排外现象。家族成员因血缘而"抱团",以雇佣关系而非亲情关系维系的员工,则极易丧失归属感,感到自己是"外人"。”

李大霄进一步表示,“我们评估一个家族企业是否值得投资,很重要的是对"人"以及"家庭"的评估。包括掌舵人和接班人能力如何,抱负如何,更重要的是胸怀几何在能力跟不上要求时,是否有足够的肚量"放权"。还包括家族成员之间是否团结和协力,因为利益所导致的内斗会使得家族乃至公司元气大伤甚至大厦倾塌。”

对于“前妻门”的围观,有人看家丑,有人说八卦,我们认为应更多地进行反思。由情而生的家庭恩怨为何扩大衍变成为经济事件,这或许正是中国企业治理结构走向成熟的必经阶段。财经观察员周桦如此表述:“问题的症结不是大企业容不下夫妻,是大企业容不下老板之间讲夫妻感情。夫妻关系的职业化是小作坊向大企业转变中必须过的一道坎。”

相关 链接

土豆网“赎身”

真功夫内讧赶集网“婚变”

2010年3月,土豆网CEO王微和上海SMG主持人杨蕾两年零七个月的婚姻关系宣告正式解除,杨蕾带着王微支付的10万元人民币“净身”出户。

2010年11月9日,被寄予众望的土豆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上市申请书,只差临门一脚却中途遭截,杨蕾向法院提出离婚财产分割诉讼。就在土豆网提出上市申请的第二天,法院冻结了王微名下三家公司的股权,其中包括其所持有的土豆网的“大脑”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土豆网第一次的上市“试水”因此卡壳。

2011年4月,土豆网二度提出上市申请,并在6月16日重新递交的招股书中,新增了对王微婚姻纠纷的风险说明,称法院“已将王微持有的38%的全土豆股份进行了财产保全”。随后有媒体报道,王微与杨蕾达成现金补偿调解协议。根据协议,王微应付给杨蕾高达700万美元的现金补偿。这一协议被舆论解读为王微为消除土豆上市不确定因素而“赎身”。

真功夫内讧

从2007年开始,中式快餐企业真功夫就开始谋划上市,当年10月引入3亿元的风险投资。掌舵人同时也是创始人之一的原董事长蔡达标描绘的蓝图是当分店开到800至1000家时就上市,然而其后却风波不断。

2009年3月,在真功夫上市冲刺之际,蔡达标“二奶门”曝光。此前,蔡达标与潘敏峰在2006年协议离婚,潘放弃了公司25%的股份,真功夫的股权结构形成蔡达标和潘宇海(潘敏峰之弟)均等股份结构。其后,蔡达标经过股权变更的手段成为第一大控股股东,潘宇海要求查账却被拒绝,在蔡达标“去家族化”的尝试中,两个创始人乃至家族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

今年3月,包括蔡达标在内的多名高管因涉嫌经济犯罪而被调查。4月,潘敏峰提出索回25%股份的诉讼请求,潘宇海之妻、“真功夫”监事窦效嫘向法院起诉蔡达标雇用中介进行资产脱壳。蔡潘的权势争夺再一次引起舆论关注。

赶集网“婚变”

赶集网总裁杨浩然与前妻财产纠纷在经过了三年的拉锯战后,仍未落下帷幕。

2008年,结婚13年育有一子的杨浩然、王宏艳夫妇的离婚判决在美国生效。2009年,由杨浩然与兄弟杨浩涌2005年在北京创办赶集网终于实现盈利。其后,赶集网在2010年5月获得大笔融资,计划于2012年将赶集网达到上市规模。此时杨浩然却深陷财产分割官司。

王宏艳一方认为,杨浩然把赶集网50%的股权转让给了杨浩涌属于“恶意转移财产”,目的是企图规避婚姻财产分割。2010年10月,杨浩然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宣判两人的婚姻关系无效。目前法院还未对杨王二人的财产纠纷做出判决。然而,一旦杨败诉,其财产则必须分割一部分给王宏艳。(余 璐)

天地决免费下载

刀剑演武3d

战争时刻安卓版

巨刃安卓版